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第九章:故人又垂泪,前缘难再续

www.zcqhco.com2019-08-19

“妙菱!你还记得本太子吗?”

妙菱疑惑的睁大眼睛看着太子,道:“我应该认识太子吗?”

“当然应该,你曾经救过本太子三次,连你父亲的护心丸都给了我,你说我们算认识吗?”

“不可能,护心丸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父亲叮嘱我那是保命的东西,一定要危急关头才可以拿出来。”

“如此说来本太子,更是得娶你不可了。”

“住口,你说娶就娶!”

国相着急的对妙菱说:“你难道忘了?是我千辛万苦的救了你,你说过,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

“我……我的头好乱,要先回去了。”

“等等我。”说着国相匆匆的追了上去。

太子看着远去的二人,一拳砸在柱子上,坚定的说道:“妙菱,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做本太子的太子妃的。”

回到房间里的妙菱思绪万千,回想起来自己醒来后发生的种种。

第一次醒来时,看到自己被挂在山崖的大树上,整个人好似要撕裂了一般,脸上也火辣辣的疼,整个人昏昏沉沉,周围的一切也越来越模糊。

此时国相出现了,是他救了我。昏迷前,听到国相说:“别怕,我一定可以救你的。”心里万分的踏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二次醒来。国相正在大发雷霆的训斥着属下。

“去请!多难请的大夫都要给我请回来!”

“不要管名贵不名贵!只要你们能说出来的药材,本相一定可以找到,你们就尽管医治。”

躺在塌上,此时的妙菱脑海一片空白,以前的事她都记得,只是自己为何会在东荛国?还跌落山崖?

总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好似弄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想的头疼也没有丝毫头绪。

终于可以起来走动了,可是房间里一面镜子也没有找到,当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两条黑色的蜈蚣盘旋在脸上,狰狞可怕。

在国相日日陪伴,时时开解下,自己才鼓足勇气,戴着面纱踏出了国相府。

自己也能感受到国相的情谊,只是国相为何会对一个素不相识之人,如此的好?至于今天遇到的太子,刚见到他,自己就感到莫名的熟悉,自己竟然连父亲给的护心丸都给了他,难道……我……

“妙菱?你为什么躲着不肯见我?我们谈谈好吗?”

“国相,我现在脑子很乱。想冷静冷静,明日我们再谈,可好?”

“好吧,你不要胡思乱想,那个人不可靠的。”

停顿了一会,脚步声慢慢走远。

夜里,传来轻轻的扣窗声。

“国相,不是说好了,明日再谈吗?”

“请姑娘打开窗子,在下奉太子之命,给姑娘传信。”

打开信封:妙菱,今日匆匆一聚,想必你有许多疑惑,明日翠鸣湖一见,本太子可细细讲给你听。

仰望远处,只见那巍峨黛绿的群山,苍翠的树林和湛蓝辽阔的天空,飘渺的几缕云,恰好勾勒成了一副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

山底下有一个清澈透亮的小湖,犹如镶嵌在碧绿草地上的一面明镜,微风吹来,波纹阵阵,

“现在你可以说了。”

“如果……我曾经伤害过你,你知道后,是否会记恨本太子?”

“不知道,只是……我竟然把父亲的护心丸都给了你,想必太子应该是可以信赖之人”

“不错,如此看来,我的太子妃你是做定了。”

“也不见得。”

“我知道你失忆了,没关系,我会请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即使治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会有很多新的回忆。“

“我并不担心这个,而是……”

妙菱说着取下面纱。

太子呆愣了许久,看到太子的反应,妙菱整个人像极了秋风中晃动的树枝,脑海中唯一清醒的认知就是告诉自己赶快走,颤抖的四肢却像生了根。

用尽所有的理智,妙菱戴上了面纱,留下一声“告辞”,就跌跌撞撞的上了马车。

许久太子回过神来。

才发觉心仪之人已经走了,知道自己再一次狠狠的伤害了她。

容貌对女子何其重要,太子知道容貌被毁,妙菱一定伤心极了,自己也该做些什么了。

次日,就带着一队亲卫出了城门。

从国相口中得知太子走了,妙菱的茶杯跌落在地上,滚烫的茶水洒在手上也浑然不知。

也许是前世的因,也许是来世的缘,错在今生相见,徒增一段无果的苦难。

很久妙菱都没有出房门。

国相看着妙菱的样子,只是叹息,希望她早日看清太子虚伪的表象,知道自己才是她的良人。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