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三峡柳林溪出土猪嘴形“怪”器,专家研究完说:它的作用成谜

www.zcqhco.com2019-09-04

  原创历史解密坊3天前我要分享

  长江三峡两岸,自古就有无数先人居住过,因此,留下了大批的古人的生活遗址。在众多的遗址中,柳林溪遗址是比较典型的一个。在柳林溪遗址,曾经出土过一种猪嘴形状的怪器。可是这件怪器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至今仍有争议。这种怪器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让小编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柳林溪遗址位于三峡的秭归县,茅坪镇庙河村,柳林溪遗址就分布在长江北岸。从1958年考古人员对三峡地区的第一次考古调查中,柳林溪遗址就被发现,并开始逐步发掘。到2000年,经过 四十余年的工作,柳林溪遗址的主要遗存已基本清理发掘出来。通过对发掘材料的整理,人们惊奇地发现,在柳林溪遗址,竟然包括了新石器时代、夏代、两周等八个时期的遗存。

  在柳林溪遗址出土的大批文物中,有一些特殊的陶器,足有1000多件。这些陶器有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总体上,均是喇叭形,底部大,上部小。有的是直柱形,有的是弯柱形。这些陶器中,有许多被塑造成一只猪嘴的形状。被细致地刻画成微微上翘的,猪的拱形鼻子,还有圆圆的厚唇。有的圆唇上方,还有两只中通的孔眼,仿佛猪的两只眼睛。陶器的整体形状憨态可掬,让人不得不佩服祖先们丰富的想象力。

  

  可是这个既不能装液体,也不能当兵器的陶器,是做什么用的呢?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件陶器的用途,让考古人员至今也没能找到统一的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这种陶器是古代的支座,又叫器座。因为这些陶器被发现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层。同时,人们在有些陶支座上,发现过火烧的痕迹。因此有专家提出,在新古器时代 ,古人还不会做如鼎一样,自带支腿的容器。于是在古人烧火做饭时,就会把盛有食物的容器,架上三个支座,然后就可以在容器下面生火做饭了。至于上面的孔,穿个绳子就能拿走。不管何时何地,随时可以拿出来煮饭,野营的问题都解决了。

  

  但是很快就有人对这一说法提出了异议。一是在发现的大批陶支座中,有火烧痕迹的竟然占很少一部分,而且,也并没有在支座的顶端,找到架容器时产生的摩擦痕迹。难道是古人储备的支座吗?可没发现新石器时代古人有开商店的习惯啊?

  第二个原因,人们发现有的支座很矮,最小的仅有5厘米高。如果把锅架在这么矮的支座上,在没有酒精炉的新石器时代 ,想生火做饭,显然是不现实的。重要的一点,许多陶支座上面,都刻有十分精美的花纹。如果仅仅是用来做饭的普通日用品,大可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于是有专家提出,这种陶支座,其实不是支座,而是古人祭祀用的一种物件。在古代,猪曾经是财富的象征,在古人的生活中占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做成猪的样子,是有着更大的象征意义,而不仅仅是为了实用。

  但是有专家对这一说法同样提出了质疑,如果只陶支座是祭祀用具,可是人们发现的数量又太大,这又与祭祀用具的神圣性质有些不符。同时,在发现陶支架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古人祭祀的遗迹。因此,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这可能只是古代的一种玩具,被塑造成人们生活中比较常见的,猪的形状而已。至于它的玩法,当然早已失传。

  

  到底这种怪陶器是做什么用的呢?我们只能期待着进一步的考古发现,让我们最终解开这个怪陶器的秘密……

  文澜海润工作室主编文秀才,本文撰写:特约历史撰稿人:张洪光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长江三峡两岸,自古就有无数先人居住过,因此,留下了大批的古人的生活遗址。在众多的遗址中,柳林溪遗址是比较典型的一个。在柳林溪遗址,曾经出土过一种猪嘴形状的怪器。可是这件怪器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至今仍有争议。这种怪器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让小编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柳林溪遗址位于三峡的秭归县,茅坪镇庙河村,柳林溪遗址就分布在长江北岸。从1958年考古人员对三峡地区的第一次考古调查中,柳林溪遗址就被发现,并开始逐步发掘。到2000年,经过 四十余年的工作,柳林溪遗址的主要遗存已基本清理发掘出来。通过对发掘材料的整理,人们惊奇地发现,在柳林溪遗址,竟然包括了新石器时代、夏代、两周等八个时期的遗存。

  在柳林溪遗址出土的大批文物中,有一些特殊的陶器,足有1000多件。这些陶器有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总体上,均是喇叭形,底部大,上部小。有的是直柱形,有的是弯柱形。这些陶器中,有许多被塑造成一只猪嘴的形状。被细致地刻画成微微上翘的,猪的拱形鼻子,还有圆圆的厚唇。有的圆唇上方,还有两只中通的孔眼,仿佛猪的两只眼睛。陶器的整体形状憨态可掬,让人不得不佩服祖先们丰富的想象力。

  

  可是这个既不能装液体,也不能当兵器的陶器,是做什么用的呢?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件陶器的用途,让考古人员至今也没能找到统一的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这种陶器是古代的支座,又叫器座。因为这些陶器被发现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层。同时,人们在有些陶支座上,发现过火烧的痕迹。因此有专家提出,在新古器时代 ,古人还不会做如鼎一样,自带支腿的容器。于是在古人烧火做饭时,就会把盛有食物的容器,架上三个支座,然后就可以在容器下面生火做饭了。至于上面的孔,穿个绳子就能拿走。不管何时何地,随时可以拿出来煮饭,野营的问题都解决了。

  

  但是很快就有人对这一说法提出了异议。一是在发现的大批陶支座中,有火烧痕迹的竟然占很少一部分,而且,也并没有在支座的顶端,找到架容器时产生的摩擦痕迹。难道是古人储备的支座吗?可没发现新石器时代古人有开商店的习惯啊?

  第二个原因,人们发现有的支座很矮,最小的仅有5厘米高。如果把锅架在这么矮的支座上,在没有酒精炉的新石器时代 ,想生火做饭,显然是不现实的。重要的一点,许多陶支座上面,都刻有十分精美的花纹。如果仅仅是用来做饭的普通日用品,大可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于是有专家提出,这种陶支座,其实不是支座,而是古人祭祀用的一种物件。在古代,猪曾经是财富的象征,在古人的生活中占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做成猪的样子,是有着更大的象征意义,而不仅仅是为了实用。

  但是有专家对这一说法同样提出了质疑,如果只陶支座是祭祀用具,可是人们发现的数量又太大,这又与祭祀用具的神圣性质有些不符。同时,在发现陶支架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古人祭祀的遗迹。因此,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这可能只是古代的一种玩具,被塑造成人们生活中比较常见的,猪的形状而已。至于它的玩法,当然早已失传。

  

  到底这种怪陶器是做什么用的呢?我们只能期待着进一步的考古发现,让我们最终解开这个怪陶器的秘密……

  文澜海润工作室主编文秀才,本文撰写:特约历史撰稿人:张洪光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