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抗战时期日本对海南的经济掠夺:夺石碌铁矿矿产

www.zcqhco.com2019-11-08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对海南的经济掠夺“”导致了石路铁矿的开采。年,海南兴业学会副会长林道台被闷死。

日本汽船和巴索港将矿石运出该岛 抗战全面爆发前,日本对海南岛进行了多次资源调查。这些结果很快成为1939年后日本掠夺海南岛资源的基础数据,也是日本海南岛资源快速发展的前提。 1939年2月日本入侵海南后,海南岛除了实现其领土占领和军事战略意义外,其资源很快成为日本占领当局的核心内容

海南矿产资源长期以来被正式纳入日本战略物资开发的范围,是日本“海南岛开发”的重点,在日本占领海南岛的七年中从未动摇过。 为了实现掠夺其矿产品的目标,日本人尽了最大努力。 以石路铁矿的“开发”为例,围绕其“开发”,从矿山开采开始了一系列所谓的“建设”,如铁路建设、巴索港建设、火力发电、水力发电等配套设施。

日本对海南岛矿产尤其是铁矿石的需求 1937年以后,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不断扩大,日本岛国的物资短缺日益暴露出来。 根据日本的数据,日本在1938年从菲律宾、英属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进口了280万吨铁矿石。1940年,日本进口了约470万吨矿石,其中240万吨中的43%来自英属马来西亚。1941年,它下降到1940年的一半,1942年只有8万吨。 日本所需的大部分铁矿石必须依赖中国北方生产的铁矿石。 对铁矿石的迫切需求促使日本加快石路铁矿的建设计划。

1939年2月,日本入侵海南后不久,他们开始对石路地区进行矿产调查。1940年8月对石路铁矿进行第二次调查后,日本开始为石路铁矿的全面“开发”做准备。 石鲁铁矿第二次调查完成后,日本调查组在该地区保留了一个“开发小组”(包括107名技术人员和当地雇佣人员),为正式调查做准备,日本海军支队在昌化河宝桥建立了基地,并开始在石鲁山麓修建以玉笛为基地的卡车公路。 从那以后,人数增加了,当地人被赶去修路。 到12月中旬,一条从宝桥到玉笛的6公里长的公交道路已经建成。 日本人再次以玉笛为基地,加紧砍伐原始森林,开辟道路,全面勘探石鹿山南侧。

约1940年12月下旬,日本人再次确认了石碌山北部大矿床的存在。从1940年末到1941年1月,日本人暂时停止了对石碌山南部矿床的地表勘探,转而集中力量展开对北部矿床蕴藏量的调查,之后在向日本的电报中指出:储量“大概会超过一亿吨”。在1941年23月日本的石井调查团完成了对石碌山的再次调查后,日本人转入了对石碌铁矿的正式调查。伴随着正式调查的展开,重点是对北部矿床埋藏地带约400公顷的亚热带密林的砍伐及与之并行的测量、地表探察。5月在玉叠的人员扩大到40人(5月末包括当地日军,人数则超过60人),同月沿着预定铁路线,从宝桥经水尾村至北部矿山山麓的道路开通,至此从北黎到矿山缩短到约50公里。9月从台湾运来的第一批煤炭、水泥、木材等物资的昭华丸到达八所。至9月,日本人又决定把前沿基地从玉叠向北移动,10月以预定车站为中心,建设矿石的装载设备、采矿机械相关设备、暂时自用发电设备、仓库以及事务所、宿舍、食堂、医院等,到1942年1月底,日本人完成了基地的转移;同时海南海军特务部也在北黎设立支部,以掌管石碌有关的事务。是时日本人在石碌矿业所的人数已达130人。至此日本人完成了采矿前的准备。 除了石路铁矿,日本人今天还在三亚附近的天都开采铁矿,在屯昌的杨家岭开采水晶矿。

然而,就经济的成本效益比而言,日本的矿产管理完全失败了。 至于石路铁矿,日本人投资很大。当时,他们投资了2亿日元。尽管当时石路铁矿的储量估计有2亿吨,但实际铁矿石产量只有不到70万吨,运往日本的铁矿石只有41万吨。 失败的原因当然是日本人错误地估计了整个战争形势,这也表明侵略者的如意算盘总是从另一个角度不能令人满意。

日本财政掠夺的主要手段是强迫海南人民使用军票,压制人民手中国民党法定货币的低值,增加军票的价值 图为海南使用的日本军票

日本入侵时石路铁矿的劳工 (本版图片由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海南热带农业开发

资源

日本海南岛资源的“开发”也以热带农业资源为重点 巴西橡胶树是日本的重要树种,据说计划生产日本总需求的一半(在海南岛) 根据熊俊山田10月16日(1941)在昭和《南洋地理大系海南岛》“海南岛与大学生”专栏中发表的一篇文章,“橡胶是未来有前途的树木之一。” 由于它目前对日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它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从该岛生产日本全部需求的一半。" 因此,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日本当时面临的紧迫经济和资源形势所导致的经济决定。

战后,日本人总结了这一时期在海南岛的“发展”经验,并说:“1939年,日本最缺乏的材料是棉花、黄麻和马尼拉麻作为纤维原料。椰子干果和蓖麻油作为植物油;汽车、航空空工业橡胶等 日本一直从北美、印度、菲律宾、荷兰东印度群岛和马来半岛进口这种材料。然而,随着中国事件的发展,(日本)的国际信用水平较低,而美元作为进口资金的缺乏也逐渐导致了进口的减少。 对日本来说,首先是通过加强日本、满洲和中国经济圈的生产来弥补这一差距。然而,在这些材料中,也有只能在热带地区生产的材料。由于自然条件的不同,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大部分在经济圈中极难生产。 因此,他们在海南岛从事这些材料的生产,海南岛稍微接近日本要求的自然条件,或者即使他们不愿意,他们也必须坚持执行计划。"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人在这一时期对海南岛资源的希望,也可以看到日本人在不得不这样做时表现出无助的心情。

掠夺资源的最大方面是以战争支持战争的政策。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海南岛的“农业发展”政策有两个主要方向。一是日本海军努力“开发”海南独特的热带农产品。另一个是“支持战争”的农业生产。海南特有的热带农产品的“开发”有一定的阶段。随着日本军队迅速占领东南亚,海南岛对热带作物的期望逐渐减弱。“为战争而战”的农业生产,特别是为占领军服务的一般食品和蔬菜生产,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得到加强。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对海南的经济掠夺

屯昌水晶矿址,这里曾经是日军布雷的地方

日本农业调查数据《台湾时报》 张吉星

日本组织的海南岛农林委员会于1941年发行了日本出版物《海南岛农业调查报告》 张吉星照片

就热带农业资源而言 1939年4月,日本人登陆海南岛仅两个月后,进入海南岛的日本企业在日本军方的指导下成立了海南岛农林委员会。根据日本的数据,28家日本企业参加了海南岛农林委员会。包括:“伊藤工业、日本石油、日本窒息、日本东殖民、武田巧克力、大日本糖、台湾殖民、东南亚启蒙、海南工业、海南产品、东南亚橡胶、南国产品、东南亚兴发、梅村、小川奈那、野村联合名称、固川殖民、敦胎王子、三公、明治糖、盐野吉、盐水港糖、森永、东台湾咖啡、苏门答腊殖民、铃木。” 组建该委员会的目的是避免日本企业之间不必要的竞争和重复建设。台湾殖民有限公司领导海南岛农林委员会。 为了宣传海南岛的“农业发展”,委员会还于1941年发行了自己的日本刊物《海南岛》,该刊物刊登了海南各日本企业的广告和“发展”新闻,并介绍了海南岛农业的研究报告。

台湾的殖民建立于1936年12月,日本私人和日本政府出资3000万日元,总部设在台北。其目的是开发台湾未开垦的土地,经营各种耕作和移民业务,协助日本在华南和南亚的殖民企业,特别是提供殖民资金 台达成立之初,专注于台湾自然资源的开发。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泰塔进一步跟随日本侵略扩张的步伐,逐渐扩张到华南和东南亚。" 1939年2月日军登陆海南岛后,台湾殖民也被听说并进入海南岛,成为日本在海南岛“国家政策学会”的主力军。社会的规模也在日益扩大。到1941年,它的资本已经扩大到7000万日元。 上述日本农业企业几乎把战前在海南岛形成的所有热带农业农场都作为自己的农场,开始了所谓的“农业发展”

如果日本人把台湾看作他们南进的前沿,那么日本人就把海南岛看作他们南进的前哨。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海南岛被用作日本几次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基地。 例如,在昆仑山口之前,5万日军集结在三亚(1939年11月);1940年9月,成千上万的日本军队集结在海口和三亚,然后日本人强行入侵法属印度北部的日那。1940年底,第48日本团进入海南岛北部。1941年底,第25集团军在三亚集结,准备“南方作战” 大批军队的集结自然需要大量的物资,尤其是食品。 此外,日本国民也大量进入海南岛。1941年8月,海南岛的日本国民人数达到6714人,1941年估计超过人。 《海南岛》年,日本政府的观点表达得更清楚:“海南岛作为南迁的一个大基地,驻扎在海南岛的军队和侨民人数可能会不断增加。” 为了确保驻军和外籍人员所需的粮食,增加水稻粮食作物的产量是绝对必要的。 其次,台湾的甘蔗、北海道、满洲等地的甜菜,以其总糖产量,仍然不能满足(日本的)需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甘蔗种植应该加强。 热带纤维和热带药用作物等其他项目相继列入(海南岛)学会的种植计划。无论如何,这是一种应该加强的热带生产资源。 "

庞大的人口流动,也要求必要的粮食供应。而我们知道,恰在此时,日本国内的粮荒日趋严重。在1939年4月12日,日本政府公布米谷配给统制法,以强化对粮食的管理与控制。日方资料指出:“从昭和14年(1939年)秋到冬天,日本为突然表面化的国力困乏所苦恼,寄托以极大希望的、已经正式实施的生产力扩充计划,实际上只完成了80%,面临着电力不足、严重的稻米不足。”为解决粮食的短缺问题,日本想从当时为其殖民地的朝鲜调入1000万石(此处石为日本石,一石约合234.65公斤;总计约合234.65万吨)大米,但也没有成功。由此“日本进入了粮食不足的时代”。日本的粮荒,究其原因,是由于日本不断的对外侵略扩张所造成的,为扩军备战,不断扩大军工的生产,造成农业劳动力的转移,使农业生产大受影响,农业减产在所难免。而1939年席卷日本西部的干旱,只是使之表面化的直接原因。日本前外相樱内幸雄在1940年10月日本外交协会上,解释不能从朝鲜调入大米的原因时说:“这是由于中国事变爆发以来,在朝鲜的矿产开发事业的急剧膨胀,由此原来以杂粮为食而生产大米的农民改变了职业,此后他们成为经常食用大米的人之缘故”。 此外,七七事变后,日本军队虽然侵略了中国大片领土,但主要是城市,城市的粮食必须依靠周围的农村地区,而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却不在日本军队手中。 在中国北方和中部,如北京、武汉等大城市,日本占领时期城市消费的食物必须从外部进口。 例如,日本数据显示,日本占领下的华北城市居民的主食小麦粉每年从美国和英国进口,昭和14-16年(1939-1941年)分别为26万吨、16万吨和23万吨;它们分别占华北地区总投入的27.4%、28.0%和37.3% 因此,日本很难从其占领区获得食物来扩充其海外军队。 日本的数据此时也承认:“从被占地区和食物之间的关系来看.日满中国经济圈已经包含了如此致命的弱点。” "

以此,为了扩大日军在海南岛占领区的粮食生产,以保证驻海南岛日军以及产业开发人员(包括矿山、热带农业等方面)的粮食供应,当时在海南的日本农业企业的主要任务是从事粮食的生产。在日本农业会社所控制的土地中,经营方式大致可分为两类,即日文资料中所谓“直营栽培”和“奖励栽培” ,在稻米生产中则称为“直营水田”(也叫做“直营农场的水田”和“奖励水田”。虽然我们一时找不到日文资料中关于这两种不同性质的土地的明确的概念解释,但可从相关例证对其进行一般的理解。“直营水田”是指由日本人直接组织人力,直接管理其生产的水田;“奖励水田”是指日本农业会社对当地农民生产进行监督的水田,当然在这其中,当地农民必须按日本人要求的作物品种及面积进行生产,其收获物也必须交给日本人(日文资料中称之为“买取”)。

日本人当然希望“直营水田”越多越好,以便于其控制生产。但是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军无限制地扩大其军队,日本的劳动力不足问题极为严重。由于人力的不足,在海南的日本农业会社所控制的土地中,“直营水田”的面积一般不大。据统计,日本各农业会社的一般稻米种植面积一个栽种季节中已达8670町步(1町步约合15亩),如果再加上“蓬莱应急米”的种植面积约2000町步,总数当在町步以上,这只是可统计的数字,实际的数字可能要更大一些。据日文资料:当时海南岛全岛水田总面积不超过8万町步。仅此而言,日人所掌握的水田面积已超过全岛水田总面积的12%,由此可见,日人在当时的海南岛稻米生产中确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以海南岛向来是一个稻米不能自给的地区而言,如此大比例种植面积水田的收获物,仅提供给日军及日本侨民食用,势必会加剧海南岛历来的粮食不足的危机。

在日军侵占海南期间,除了上述的矿业、农业外,日本企业还在林业、水产等方面专营的企业,从事掠夺式的“开发”,其目的也是为了直接地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在此时期,海南的主要经济活动,包括工业、农业、手工业以及贸易的活动,都在日本占领军的控制之下,海南岛经济实际上已经被日本纳入了其战时统制经济的框架之中,从而彻底中断了自清末以来,海南岛经济自主发展的进程,这对于海南的历史发展也有重大的影响。

分享到一键通微信新浪腾讯QQ空间i贴吧

责任编辑:陈虹羽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