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无戒学堂】版纳日记 | 海飘的绿色餐馆

www.zcqhco.com2019-08-11
?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地方,真正让人流连忘返的除了美景,就是那些小小的亲切与感动。

生活,大部分琐碎,少有惊心动魄。

重回版纳,照例住在中科院植物园吊桥外的宾馆里。放下行李,去那间叫“绿色餐馆”的餐厅吃午饭。

四年前来植物园时,就天天来这家餐厅吃饭,便宜好吃,当作自家食堂。

那时女儿才三岁,还是一个萌萌的小女孩,今年再来,女儿已经要上小学了。

四年过去,餐馆依然原模原样,丝毫没有改变,餐馆前的双向街道依然各只能容一辆车经过,参天的热带树木直上云霄。安静宁和的小镇,消去了旅途的劳累。

我们点了菜,默默地吃饭,三个人一句话都懒得再说,吃过午饭,好像体力恢复一些,彼此都有了满足的表情。下午没事,于是就坐在各自凳子上靠墙休息。

结完账,我们问女老板:“您还认识我们吗?我们几年前来植物园,总来您家吃饭。”

老板露出欣喜的笑容:“记得!你们刚才进来时我还去和炒菜的老公讲,好像你们是以前总来吃饭的那家人,我老公还说我可能看错人。原来真是你们。”

她去把他老公叫出来,说:“你看,真是他们一家人呢!”他老公戴着围裙,在围裙上一直擦着手,嘿嘿地笑着,我们也都开心地笑了。

在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餐厅,有几个熟悉的陌生人,很温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餐馆没有早餐,我们开始一日两餐在绿色餐馆吃饭。

每次从植物园写生出来,我就直奔餐厅,李同学和女儿已经在里面等。

三张餐桌的小饭馆,总会留一张桌子给我们一家人。放下书包,我直接去后面的厨房洗手,顺便和老板兼厨师海飘问声好。

他家饭馆的厨房是半露天的,洗手池的外面就是一个两平米大的小院子,院子左边是个小小的卫生间,正对洗手池的墙面上挂着两个炒锅,其余的墙面则是热带绿植的天下,花儿们被精心栽种在小花盆里,挂在墙面上,给厨房增加了一些野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三口人在绿色饭馆基本每餐点两个菜,一荤一素。菜量都很大。因为版纳天气热,老板看我们吃饭时热得厉害,会专门拿出一碗私家腌制的泡菜送给我们。拿给我们吃刚从树上摘下的菠萝蜜,给女儿单煎一个鸡蛋更是常有的事。每次结账不过四五十元,三口人吃得饱饱的。

有时点菜多了,吃不完,他们会帮我们把剩菜放在冰箱里,下次吃饭时热一下,点个米饭就能吃。

吃完饭,如果时间还早,老板又不忙,我和李同学就和他们聊聊天,女儿在外面和当地孩子玩上一会。

老板海飘是哈尼族人,小个子,性格温和,和人说话总是笑嘻嘻的。读过书。培养出的两个女儿一个医学院毕业,在勐腊县城医院做医生,另一个师范毕业,在勐伦镇做幼儿园老师。

老板夫妻两个人喜欢旅游,去过香港澳门、北上广、华东几省、海南等很多地方。淡季的时候,他们把店门一关,就云游去了。

喜欢和幸福的人打交道,感受他们的快乐,自己的快乐也越发多起来。

96

生凌君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2.4

2019.08.05 22:16*

字数 109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地方,真正让人流连忘返的除了美景,就是那些小小的亲切与感动。

生活,大部分琐碎,少有惊心动魄。

重回版纳,照例住在中科院植物园吊桥外的宾馆里。放下行李,去那间叫“绿色餐馆”的餐厅吃午饭。

四年前来植物园时,就天天来这家餐厅吃饭,便宜好吃,当作自家食堂。

那时女儿才三岁,还是一个萌萌的小女孩,今年再来,女儿已经要上小学了。

四年过去,餐馆依然原模原样,丝毫没有改变,餐馆前的双向街道依然各只能容一辆车经过,参天的热带树木直上云霄。安静宁和的小镇,消去了旅途的劳累。

我们点了菜,默默地吃饭,三个人一句话都懒得再说,吃过午饭,好像体力恢复一些,彼此都有了满足的表情。下午没事,于是就坐在各自凳子上靠墙休息。

结完账,我们问女老板:“您还认识我们吗?我们几年前来植物园,总来您家吃饭。”

老板露出欣喜的笑容:“记得!你们刚才进来时我还去和炒菜的老公讲,好像你们是以前总来吃饭的那家人,我老公还说我可能看错人。原来真是你们。”

她去把他老公叫出来,说:“你看,真是他们一家人呢!”他老公戴着围裙,在围裙上一直擦着手,嘿嘿地笑着,我们也都开心地笑了。

在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餐厅,有几个熟悉的陌生人,很温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餐馆没有早餐,我们开始一日两餐在绿色餐馆吃饭。

每次从植物园写生出来,我就直奔餐厅,李同学和女儿已经在里面等。

三张餐桌的小饭馆,总会留一张桌子给我们一家人。放下书包,我直接去后面的厨房洗手,顺便和老板兼厨师海飘问声好。

他家饭馆的厨房是半露天的,洗手池的外面就是一个两平米大的小院子,院子左边是个小小的卫生间,正对洗手池的墙面上挂着两个炒锅,其余的墙面则是热带绿植的天下,花儿们被精心栽种在小花盆里,挂在墙面上,给厨房增加了一些野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三口人在绿色饭馆基本每餐点两个菜,一荤一素。菜量都很大。因为版纳天气热,老板看我们吃饭时热得厉害,会专门拿出一碗私家腌制的泡菜送给我们。拿给我们吃刚从树上摘下的菠萝蜜,给女儿单煎一个鸡蛋更是常有的事。每次结账不过四五十元,三口人吃得饱饱的。

有时点菜多了,吃不完,他们会帮我们把剩菜放在冰箱里,下次吃饭时热一下,点个米饭就能吃。

吃完饭,如果时间还早,老板又不忙,我和李同学就和他们聊聊天,女儿在外面和当地孩子玩上一会。

老板海飘是哈尼族人,小个子,性格温和,和人说话总是笑嘻嘻的。读过书。培养出的两个女儿一个医学院毕业,在勐腊县城医院做医生,另一个师范毕业,在勐伦镇做幼儿园老师。

老板夫妻两个人喜欢旅游,去过香港澳门、北上广、华东几省、海南等很多地方。淡季的时候,他们把店门一关,就云游去了。

喜欢和幸福的人打交道,感受他们的快乐,自己的快乐也越发多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地方,真正让人流连忘返的除了美景,就是那些小小的亲切与感动。

生活,大部分琐碎,少有惊心动魄。

重回版纳,照例住在中科院植物园吊桥外的宾馆里。放下行李,去那间叫“绿色餐馆”的餐厅吃午饭。

四年前来植物园时,就天天来这家餐厅吃饭,便宜好吃,当作自家食堂。

那时女儿才三岁,还是一个萌萌的小女孩,今年再来,女儿已经要上小学了。

四年过去,餐馆依然原模原样,丝毫没有改变,餐馆前的双向街道依然各只能容一辆车经过,参天的热带树木直上云霄。安静宁和的小镇,消去了旅途的劳累。

我们点了菜,默默地吃饭,三个人一句话都懒得再说,吃过午饭,好像体力恢复一些,彼此都有了满足的表情。下午没事,于是就坐在各自凳子上靠墙休息。

结完账,我们问女老板:“您还认识我们吗?我们几年前来植物园,总来您家吃饭。”

老板露出欣喜的笑容:“记得!你们刚才进来时我还去和炒菜的老公讲,好像你们是以前总来吃饭的那家人,我老公还说我可能看错人。原来真是你们。”

她去把他老公叫出来,说:“你看,真是他们一家人呢!”他老公戴着围裙,在围裙上一直擦着手,嘿嘿地笑着,我们也都开心地笑了。

在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餐厅,有几个熟悉的陌生人,很温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餐馆没有早餐,我们开始一日两餐在绿色餐馆吃饭。

每次从植物园写生出来,我就直奔餐厅,李同学和女儿已经在里面等。

三张餐桌的小饭馆,总会留一张桌子给我们一家人。放下书包,我直接去后面的厨房洗手,顺便和老板兼厨师海飘问声好。

他家饭馆的厨房是半露天的,洗手池的外面就是一个两平米大的小院子,院子左边是个小小的卫生间,正对洗手池的墙面上挂着两个炒锅,其余的墙面则是热带绿植的天下,花儿们被精心栽种在小花盆里,挂在墙面上,给厨房增加了一些野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三口人在绿色饭馆基本每餐点两个菜,一荤一素。菜量都很大。因为版纳天气热,老板看我们吃饭时热得厉害,会专门拿出一碗私家腌制的泡菜送给我们。拿给我们吃刚从树上摘下的菠萝蜜,给女儿单煎一个鸡蛋更是常有的事。每次结账不过四五十元,三口人吃得饱饱的。

有时点菜多了,吃不完,他们会帮我们把剩菜放在冰箱里,下次吃饭时热一下,点个米饭就能吃。

吃完饭,如果时间还早,老板又不忙,我和李同学就和他们聊聊天,女儿在外面和当地孩子玩上一会。

老板海飘是哈尼族人,小个子,性格温和,和人说话总是笑嘻嘻的。读过书。培养出的两个女儿一个医学院毕业,在勐腊县城医院做医生,另一个师范毕业,在勐伦镇做幼儿园老师。

老板夫妻两个人喜欢旅游,去过香港澳门、北上广、华东几省、海南等很多地方。淡季的时候,他们把店门一关,就云游去了。

喜欢和幸福的人打交道,感受他们的快乐,自己的快乐也越发多起来。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