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古典情缘】月下红雁(51)

www.zcqhco.com2019-08-26

  

  黄先生一愕:“这个蛇精法力高强,而且狠毒无比。我必须一招制敌,然后溜之大吉。”他暗暗在肚子中蓄了一口真气,道:“老蛇精,你虽修了千年,可我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在人间你打听打听去,谁若招惹了我,我不报复得他一家人永世不得安宁,岂会罢休?”

  金蛇瞧他已是一副拼命神态,心想自己与这黄鼠狼精同在人间修行,何必闹僵,连忙笑道:“黄二太爷言重了,咱们不要伤了和气。这事对您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黄先生本来对金蛇十分忌惮,见他语气稍缓,心想:“此时尚不知老狐狸和白公子在何处,若白公子恢复了仙身,那副绢画便没用了,倘若白公子不是太上真人,那绢画也是没用了。老狐狸喜欢白公子,让她自己想法子去。再说,她一个千年九尾白狐,勾引男人是她的看家本领。”

  他便道:“老蛇精,不是我不愿帮忙,这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地道。大小姐和白公子自小相识,他俩情投意合,天生一对,若非老狐狸看上了白公子,我是决计不会把宋小姐的画像拿给金公子瞧的。”

  说着,他看向金树田道:“你将那绢画偷来,啐上三口唾沫,再大骂三声王八蛋,然后把画撕了,画上的迷惑术就破了。三日之后,你大哥自会忘了画中之人。至于宋小姐日后嫁谁,那是宋家的事,我管不着。”

  他将此事往白狐身上一推,却隐瞒了太上真人转世一事。

  金蛇听了,闷闷地道:“黄二太爷,白狐怎么看上了一个凡人?”

  黄先生道:“这事你还是自己去问老狐狸吧。”他向金蛇一揖道:“兄弟告辞了!”

  金蛇暗暗叹气,好生沮丧,他没精打采地回礼道:“不送了。”

  金树田在旁瞧着,心想:“这黄鼠狼精能用一副绢画控制我和大哥的心智,想必也能控制父亲和宋小姐的心智,若为我所用,定能帮我实现生平夙愿,绝不能让他这么走了。”

  他上前一步,低声笑道:“老先生既然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为何要去桥头说书呢?在下想邀请老先生共谋大业,如何?老先生若能助我,晚生必定承诺老先生一生荣华富贵!”

  黄先生听了,哼笑一声,他虽爱财,却更想做神仙,不似灰仙那般痴迷于金银财宝。他道:“你想怎样?”

  金树田微笑道:“老先生能否施法让我大哥彻底疯掉,他从此就不能与我争家业了。老先生再去迷惑宋小姐,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这样我家和宋家的两份家业,都是我的了!”

  黄先生听了,斜眼瞧向金树田,笑骂:“我于人间数百年,也算阅人无数,你这人的心可真毒啊!你大哥又没招惹我,我为何要害他?宋小姐好眼光!若论人品,你和白公子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天道因果真实不虚,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撇过头向金树田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金树田一愣,脸沉了下来,阴阳怪气地叹道:“哎!那个白府公子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宋小姐喜欢他,天狐大仙喜欢他,眼下看来,黄二太爷也要帮他!”

  此言一出,金蛇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他道:“黄二太爷,白狐和那书生究竟是何关系?他们一人一妖不太妥吧?黄二太爷为何要帮那书生?”

  黄先生听了很不耐烦,暗暗骂道:“老狐狸喜欢白公子,与我何干?”他一时气恼之极,回身道:“对!白公子人品俊秀,宋小姐非他不嫁,那个千年九尾白狐也要与他长相厮守,我何不成人之美?我这便告诉老狐狸,这里有一个千年蛇精想谋害她的情郎!”

  金蛇听了,脸上登时罩上了一层严霜,向前一蹿,厉声道:“黄二太爷,你怎的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黄先生一惊,再一抬头,他的眼前骤然出现一个三头金色大蟒蛇。他惊愕之余,撅起屁股,猛地放了一个屁。

  只听“砰”的一声响,一团黑烟霎时笼罩四周。

  金树田立时闻到一阵欲呕难当的恶臭,不禁一阵大吐,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

  接着,他的眼前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蓦然间,他看见宋红月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田哥,今后我便是你的娘子。”

  此时金蛇也是一阵呕吐,他屏住呼吸,口吐金丹,施法驱散周身臭气。

  黄先生放了这个屁,哈哈大笑,见二人狼狈之像,甚是得意,也不顾逃跑,径自奔向了洞内深处。

  过了半晌,金蛇已将臭气通通驱散,只见金树田一会儿呆呆傻笑,一会儿手舞足蹈,竟如发了疯一般。

  金蛇又惊又怒,他知道这个屁是黄先生的看家本领,若无人来救,只怕金树田便要失心疯了。他忙将金丹靠向金树田的脑门,口念了一段咒语。

  金树田渐渐恢复了神智,一时冷汗淋漓,两眼发直,根本说不出话来。

  金蛇道:“公子不要动!我去将那黄鼠狼抓来!”他伸出三个蛇头,飞快的扫了一圈。

  此时黄先生已奔到了洞内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他望向眼前这个由金银珠宝堆积而成的黄金山,惊得一动不动。

  便在这时,他突觉身后袭来一阵阴风,一瞬之间,他“啊”的一声大叫,猛见自己周身皆被大蟒蛇缠住了。

  黄先生惊愕不已,急忙咬向蛇身。

  金蛇顿觉疼痛,微微松了身,只见黄先生飞身向前蹿出,然而他脚下踏了一个空,便直坠向了洞内深谷之中。

  金蛇停步向下张望,这时,金树田慌张的奔了过来,叫道:“师父,那黄鼠狼精呢?”

  金蛇摇头道:“他跳了下去。”

  金树田听了,登时急道:“这下面是我家的盐库!若这黄鼠狼精使坏,将这个秘密告之城中百姓,怕是我家要遭殃了!”他吓得跪倒在地,惶急道:“师父救我!”

  金蛇略一沉吟,道:“公子莫怕!我把它封印住!”只见他摇身一变,化成道士的模样,在原地转了三圈,手持拂尘,口中不住地念咒。

  霎时之间,金光乍现,遥见宫殿的东西南北四个角落,依次惊现出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的石像。

  

  大石可金

  2019.08.23 01:38*

  字数 2119

  

  黄先生一愕:“这个蛇精法力高强,而且狠毒无比。我必须一招制敌,然后溜之大吉。”他暗暗在肚子中蓄了一口真气,道:“老蛇精,你虽修了千年,可我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在人间你打听打听去,谁若招惹了我,我不报复得他一家人永世不得安宁,岂会罢休?”

  金蛇瞧他已是一副拼命神态,心想自己与这黄鼠狼精同在人间修行,何必闹僵,连忙笑道:“黄二太爷言重了,咱们不要伤了和气。这事对您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黄先生本来对金蛇十分忌惮,见他语气稍缓,心想:“此时尚不知老狐狸和白公子在何处,若白公子恢复了仙身,那副绢画便没用了,倘若白公子不是太上真人,那绢画也是没用了。老狐狸喜欢白公子,让她自己想法子去。再说,她一个千年九尾白狐,勾引男人是她的看家本领。”

  他便道:“老蛇精,不是我不愿帮忙,这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地道。大小姐和白公子自小相识,他俩情投意合,天生一对,若非老狐狸看上了白公子,我是决计不会把宋小姐的画像拿给金公子瞧的。”

  说着,他看向金树田道:“你将那绢画偷来,啐上三口唾沫,再大骂三声王八蛋,然后把画撕了,画上的迷惑术就破了。三日之后,你大哥自会忘了画中之人。至于宋小姐日后嫁谁,那是宋家的事,我管不着。”

  他将此事往白狐身上一推,却隐瞒了太上真人转世一事。

  金蛇听了,闷闷地道:“黄二太爷,白狐怎么看上了一个凡人?”

  黄先生道:“这事你还是自己去问老狐狸吧。”他向金蛇一揖道:“兄弟告辞了!”

  金蛇暗暗叹气,好生沮丧,他没精打采地回礼道:“不送了。”

  金树田在旁瞧着,心想:“这黄鼠狼精能用一副绢画控制我和大哥的心智,想必也能控制父亲和宋小姐的心智,若为我所用,定能帮我实现生平夙愿,绝不能让他这么走了。”

  他上前一步,低声笑道:“老先生既然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为何要去桥头说书呢?在下想邀请老先生共谋大业,如何?老先生若能助我,晚生必定承诺老先生一生荣华富贵!”

  黄先生听了,哼笑一声,他虽爱财,却更想做神仙,不似灰仙那般痴迷于金银财宝。他道:“你想怎样?”

  金树田微笑道:“老先生能否施法让我大哥彻底疯掉,他从此就不能与我争家业了。老先生再去迷惑宋小姐,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这样我家和宋家的两份家业,都是我的了!”

  黄先生听了,斜眼瞧向金树田,笑骂:“我于人间数百年,也算阅人无数,你这人的心可真毒啊!你大哥又没招惹我,我为何要害他?宋小姐好眼光!若论人品,你和白公子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天道因果真实不虚,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撇过头向金树田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金树田一愣,脸沉了下来,阴阳怪气地叹道:“哎!那个白府公子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宋小姐喜欢他,天狐大仙喜欢他,眼下看来,黄二太爷也要帮他!”

  此言一出,金蛇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他道:“黄二太爷,白狐和那书生究竟是何关系?他们一人一妖不太妥吧?黄二太爷为何要帮那书生?”

  黄先生听了很不耐烦,暗暗骂道:“老狐狸喜欢白公子,与我何干?”他一时气恼之极,回身道:“对!白公子人品俊秀,宋小姐非他不嫁,那个千年九尾白狐也要与他长相厮守,我何不成人之美?我这便告诉老狐狸,这里有一个千年蛇精想谋害她的情郎!”

  金蛇听了,脸上登时罩上了一层严霜,向前一蹿,厉声道:“黄二太爷,你怎的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黄先生一惊,再一抬头,他的眼前骤然出现一个三头金色大蟒蛇。他惊愕之余,撅起屁股,猛地放了一个屁。

  只听“砰”的一声响,一团黑烟霎时笼罩四周。

  金树田立时闻到一阵欲呕难当的恶臭,不禁一阵大吐,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

  接着,他的眼前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蓦然间,他看见宋红月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田哥,今后我便是你的娘子。”

  此时金蛇也是一阵呕吐,他屏住呼吸,口吐金丹,施法驱散周身臭气。

  黄先生放了这个屁,哈哈大笑,见二人狼狈之像,甚是得意,也不顾逃跑,径自奔向了洞内深处。

  过了半晌,金蛇已将臭气通通驱散,只见金树田一会儿呆呆傻笑,一会儿手舞足蹈,竟如发了疯一般。

  金蛇又惊又怒,他知道这个屁是黄先生的看家本领,若无人来救,只怕金树田便要失心疯了。他忙将金丹靠向金树田的脑门,口念了一段咒语。

  金树田渐渐恢复了神智,一时冷汗淋漓,两眼发直,根本说不出话来。

  金蛇道:“公子不要动!我去将那黄鼠狼抓来!”他伸出三个蛇头,飞快的扫了一圈。

  此时黄先生已奔到了洞内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他望向眼前这个由金银珠宝堆积而成的黄金山,惊得一动不动。

  便在这时,他突觉身后袭来一阵阴风,一瞬之间,他“啊”的一声大叫,猛见自己周身皆被大蟒蛇缠住了。

  黄先生惊愕不已,急忙咬向蛇身。

  金蛇顿觉疼痛,微微松了身,只见黄先生飞身向前蹿出,然而他脚下踏了一个空,便直坠向了洞内深谷之中。

  金蛇停步向下张望,这时,金树田慌张的奔了过来,叫道:“师父,那黄鼠狼精呢?”

  金蛇摇头道:“他跳了下去。”

  金树田听了,登时急道:“这下面是我家的盐库!若这黄鼠狼精使坏,将这个秘密告之城中百姓,怕是我家要遭殃了!”他吓得跪倒在地,惶急道:“师父救我!”

  金蛇略一沉吟,道:“公子莫怕!我把它封印住!”只见他摇身一变,化成道士的模样,在原地转了三圈,手持拂尘,口中不住地念咒。

  霎时之间,金光乍现,遥见宫殿的东西南北四个角落,依次惊现出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的石像。

  

  黄先生一愕:“这个蛇精法力高强,而且狠毒无比。我必须一招制敌,然后溜之大吉。”他暗暗在肚子中蓄了一口真气,道:“老蛇精,你虽修了千年,可我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在人间你打听打听去,谁若招惹了我,我不报复得他一家人永世不得安宁,岂会罢休?”

  金蛇瞧他已是一副拼命神态,心想自己与这黄鼠狼精同在人间修行,何必闹僵,连忙笑道:“黄二太爷言重了,咱们不要伤了和气。这事对您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黄先生本来对金蛇十分忌惮,见他语气稍缓,心想:“此时尚不知老狐狸和白公子在何处,若白公子恢复了仙身,那副绢画便没用了,倘若白公子不是太上真人,那绢画也是没用了。老狐狸喜欢白公子,让她自己想法子去。再说,她一个千年九尾白狐,勾引男人是她的看家本领。”

  他便道:“老蛇精,不是我不愿帮忙,这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地道。大小姐和白公子自小相识,他俩情投意合,天生一对,若非老狐狸看上了白公子,我是决计不会把宋小姐的画像拿给金公子瞧的。”

  说着,他看向金树田道:“你将那绢画偷来,啐上三口唾沫,再大骂三声王八蛋,然后把画撕了,画上的迷惑术就破了。三日之后,你大哥自会忘了画中之人。至于宋小姐日后嫁谁,那是宋家的事,我管不着。”

  他将此事往白狐身上一推,却隐瞒了太上真人转世一事。

  金蛇听了,闷闷地道:“黄二太爷,白狐怎么看上了一个凡人?”

  黄先生道:“这事你还是自己去问老狐狸吧。”他向金蛇一揖道:“兄弟告辞了!”

  金蛇暗暗叹气,好生沮丧,他没精打采地回礼道:“不送了。”

  金树田在旁瞧着,心想:“这黄鼠狼精能用一副绢画控制我和大哥的心智,想必也能控制父亲和宋小姐的心智,若为我所用,定能帮我实现生平夙愿,绝不能让他这么走了。”

  他上前一步,低声笑道:“老先生既然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为何要去桥头说书呢?在下想邀请老先生共谋大业,如何?老先生若能助我,晚生必定承诺老先生一生荣华富贵!”

  黄先生听了,哼笑一声,他虽爱财,却更想做神仙,不似灰仙那般痴迷于金银财宝。他道:“你想怎样?”

  金树田微笑道:“老先生能否施法让我大哥彻底疯掉,他从此就不能与我争家业了。老先生再去迷惑宋小姐,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这样我家和宋家的两份家业,都是我的了!”

  黄先生听了,斜眼瞧向金树田,笑骂:“我于人间数百年,也算阅人无数,你这人的心可真毒啊!你大哥又没招惹我,我为何要害他?宋小姐好眼光!若论人品,你和白公子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天道因果真实不虚,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他撇过头向金树田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金树田一愣,脸沉了下来,阴阳怪气地叹道:“哎!那个白府公子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宋小姐喜欢他,天狐大仙喜欢他,眼下看来,黄二太爷也要帮他!”

  此言一出,金蛇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他道:“黄二太爷,白狐和那书生究竟是何关系?他们一人一妖不太妥吧?黄二太爷为何要帮那书生?”

  黄先生听了很不耐烦,暗暗骂道:“老狐狸喜欢白公子,与我何干?”他一时气恼之极,回身道:“对!白公子人品俊秀,宋小姐非他不嫁,那个千年九尾白狐也要与他长相厮守,我何不成人之美?我这便告诉老狐狸,这里有一个千年蛇精想谋害她的情郎!”

  金蛇听了,脸上登时罩上了一层严霜,向前一蹿,厉声道:“黄二太爷,你怎的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黄先生一惊,再一抬头,他的眼前骤然出现一个三头金色大蟒蛇。他惊愕之余,撅起屁股,猛地放了一个屁。

  只听“砰”的一声响,一团黑烟霎时笼罩四周。

  金树田立时闻到一阵欲呕难当的恶臭,不禁一阵大吐,胃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

  接着,他的眼前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蓦然间,他看见宋红月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田哥,今后我便是你的娘子。”

  此时金蛇也是一阵呕吐,他屏住呼吸,口吐金丹,施法驱散周身臭气。

  黄先生放了这个屁,哈哈大笑,见二人狼狈之像,甚是得意,也不顾逃跑,径自奔向了洞内深处。

  过了半晌,金蛇已将臭气通通驱散,只见金树田一会儿呆呆傻笑,一会儿手舞足蹈,竟如发了疯一般。

  金蛇又惊又怒,他知道这个屁是黄先生的看家本领,若无人来救,只怕金树田便要失心疯了。他忙将金丹靠向金树田的脑门,口念了一段咒语。

  金树田渐渐恢复了神智,一时冷汗淋漓,两眼发直,根本说不出话来。

  金蛇道:“公子不要动!我去将那黄鼠狼抓来!”他伸出三个蛇头,飞快的扫了一圈。

  此时黄先生已奔到了洞内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他望向眼前这个由金银珠宝堆积而成的黄金山,惊得一动不动。

  便在这时,他突觉身后袭来一阵阴风,一瞬之间,他“啊”的一声大叫,猛见自己周身皆被大蟒蛇缠住了。

  黄先生惊愕不已,急忙咬向蛇身。

  金蛇顿觉疼痛,微微松了身,只见黄先生飞身向前蹿出,然而他脚下踏了一个空,便直坠向了洞内深谷之中。

  金蛇停步向下张望,这时,金树田慌张的奔了过来,叫道:“师父,那黄鼠狼精呢?”

  金蛇摇头道:“他跳了下去。”

  金树田听了,登时急道:“这下面是我家的盐库!若这黄鼠狼精使坏,将这个秘密告之城中百姓,怕是我家要遭殃了!”他吓得跪倒在地,惶急道:“师父救我!”

  金蛇略一沉吟,道:“公子莫怕!我把它封印住!”只见他摇身一变,化成道士的模样,在原地转了三圈,手持拂尘,口中不住地念咒。

  霎时之间,金光乍现,遥见宫殿的东西南北四个角落,依次惊现出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的石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