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古北口之战:7名战士掩护部队撤退,阻击2000日军4小时,歼敌160

www.zcqhco.com2019-09-12

  2019 中外历史风云

  “九一八”事变时,由于张学良下令不抵抗,东北军主力全线退进关内,造成了东三省全数让日军占领。其后在热河抗战中,由于张学良为保存实力的原因,热河也很快让日军攻陷了。这时候,长城各关口就变成了中日“边界”。

  1933年,日军8万关东军侵略长城各关口。由于此前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迫于舆论压力,南京政府不得不调一部分中央军北上抗日,其中就有第25师。

  

  第25师接到动员北上的命令后,师长关麟征先遣第73旅旅长杜聿明乘快车赴北平,了解日军进犯情况。3月10日上午6时,第25师73旅到达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及龙儿峪阵地,并加紧构筑防御工事。

  然而仅一个小时,日军就察觉到了我军的动静,立刻派飞机前来古北口上空盘旋侦察,后投弹而去。此后每隔一个小时,日军就会派一队飞机前往我军阵地轮流轰炸,整日未曾间断。

  当时我军既没有对空作战的有效武器,又无对空作战的经验,况且古北口长城一带高地都是坚硬的岩石,构筑工事掩蔽极为不易。因此,在敌机低空轰炸下,我军未战之前就已有相当的伤亡。

  

  下午3时,日军见我军被轰炸后屹然不动,遂以炮兵掩护步兵向25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

  11日拂晓,日军开始总攻,以飞机及火炮掩护其主力向我龙儿峪及将军楼阵地攻击。战至10时,第112师的将军楼阵地被突破。日军占领阵地后,即乘胜以主力向第25师龙儿峪阵地发起包围攻击。145团奋力反击,却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

  为了扩大优势,日军又以猛烈的炮火封锁了潮河支流上的交通,甚至将145团于旅部的交通电话,均被截断。

  

  十万火急之时,杜聿明亲率特务连赴右翼前线,指挥第75旅主力夺回将军楼阵地,以支援145团。关麟征则亲率149团夺回潮河支流北岸的高地,可走到山腰,即遭到了日军狙击手狙击。

  在短暂的交火中,关麟征被手榴弹击伤,但仍指挥149团与敌搏斗,双方相继增援,战斗极为惨烈,团长王润波壮烈牺牲。最终,我军将日军击退,占领了高地,并与失联的145团取得了联系。

  

  12日拂晓,日军增加重炮及飞机向我军全面攻击,主力再次指向敌145团。同时,日军以大部兵力向守军右翼延伸包围,防止支援145团。

  正午时分,仅有的电话总机以无线电报均被敌机炸毁,前后方失去的联络,消息不通,后援不继,前方部队各自为战。

  午后2时许,日军已经迂回到古北口东关附近,欲封锁驻扎在关帝庙的司令部。得知消息后,杜聿明仓促离开司令部,到古北口南高地的预备阵地指挥。

  

  直到亲临前线,杜聿明才知道战况是多么的糟糕。一线部队,自右翼起且战且退,已逐渐崩溃,不断有官兵溃散下来。为了保住有生力量,杜聿明即刻下令各部队撤到南天门一线。

  当部队撤至“帽山”山下时,被占领“将军楼”的日军发现。日军即用重炮轰击,并调来飞机反复轰炸和扫射,我军伤亡惨重。不仅如此,大批日军正从北山涌来。

  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7名战士奋力阻击。这7人是145团派出的一个军事哨,任务便是在“帽山”监视日军动向。

  

  就这样,7名战士一边与日军交战,一边看着25师和145团向后撤退。期间,不断有士兵和长官前来要求他们一起撤退,可他们却始终不撤,因为这不是他们长官的命令。

  也许是他们的长官在混乱中忘记了他们,也许是他们的长官已经牺牲了,直到所有部队撤回南天门阵地,这7名战士始终没有后退一步。

  此时,班长把6个弟兄叫到东边岩石后边,冲大家说道:“看来我们团从龙儿峪撤了,咱弟兄7个咋办?”

  班副是个机枪手,平时不太爱说话,他和班长是一个村的,明白班长的意思。短暂的沉默后,班副第一个说:“没命令不能撤!”

  班长转向其余5人,见这5人都点头示意,脸色凝重地说:“没错!我们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没命令不能撤!”

  此时日军汽车队边追击边扫射,越来越靠近帽山了,一场恶战即将开始。

  

  “哒、哒、哒”突如其来的枪声把日军打蒙了,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帽山还会有中国军队抵抗,纷纷从汽车上往下跳。

  刹那间全班一齐开火,有的鬼子脚还没落地就送了命。日军很快就发现枪声来自北边的帽山,一名少佐单膝跪地,东洋刀指向帽山,嘴里狂叫着什么。

  日军边射击边向帽山冲过来,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山脚下,开始向上攀爬。见此情景,班长赶紧招呼大家:“扔手榴弹,炸小鬼子!”

  在一顿狂轰乱炸中,日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关东军少佐很快发现帽山三面都是陡峭岩石,只有东北角可以上山。少佐的东洋刀指向帽山东北角,第二波进攻开始了。

  

  帽山东北角其实也没什么路,要想上山,就得从一块山石跳向另一块山石,最后跳到山顶。在山下机枪的掩护下,日军向帽山东北角扑来。在帽山东北角稍作停留后,就见几名鬼子爬上山石,蹦跳着攻击前进。

  此时,早就憋坏了的班副扣动扳机,轻机枪一阵扫射,完全封锁了道路,几块大山石下面鬼子的尸体七倒八歪。日军少佐这才意识到碰上对手了,于是下令停止攻击。就这样,鬼子的第二次进攻被打退了,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轰、轰、轰”日军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失败的教训,决定直接以强大的火力压制。随着炮声,帽山小山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弹片夹杂着石片横飞,山崩地裂一般。

  炮火刚一停息,日军又向帽山东北角冲来,几挺机枪疯狂地射击,让守军根本无法抬起头。眼看日军越来越近,班副率先探出头,操起机枪猛射,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班副牺牲了,剩余6名战士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了,也不怕子弹了,纷纷探出头来,向日军疯狂的射击。

  

  随着炮声,帽山小山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弹片夹杂着石片横飞,山崩地裂一般。炮火刚一停息,关东军又向帽山东北角冲来。关东军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失败的教训,用几块石头做掩体,几挺歪把子机枪疯狂地射击,密集的弹雨集中在山顶东北角的山石附近。帽山其它三面也遭到密集火力的仰角射击。就这样,日军的第三次进攻被打退了。

  

  三次攻击都失败了,日军少佐不敢贸然进攻了。山上抵抗如此顽强,他估计中国军人至少有百余人,仅靠地面火力看来不够,必须请求师团长调飞机支援。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5架轰炸机飞过长城后,在空中调整好阵型,从东向西依次从帽山上空飞过,在山顶投下炸弹。

  3、4个小时过去了,帽山终于静寂了,7名战士也永远的留在了这里。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他们是25师73旅145团的,只知道他们阻挡了2000余名日军前进长达三四小时之久,并歼敌160余人,伤敌200余人!

  后来,日军第十六旅旅团长亲自下令把这七名战士的尸体合葬在一起,并且竖碑曰:中国七勇士之墓!

  

  古北口之战历时75天,是长城抗战中历时最长、双方兵力投入最多的战役。中国军队以伤亡1.6万余人的代价,毙伤日军6000人以上,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专注抗战英雄故事,传播正能量,以大、小人物视角还原抗战真实场面。

  任何一个中华英雄都值得被铭记!关注我,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九一八”事变时,由于张学良下令不抵抗,东北军主力全线退进关内,造成了东三省全数让日军占领。其后在热河抗战中,由于张学良为保存实力的原因,热河也很快让日军攻陷了。这时候,长城各关口就变成了中日“边界”。

  1933年,日军8万关东军侵略长城各关口。由于此前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迫于舆论压力,南京政府不得不调一部分中央军北上抗日,其中就有第25师。

  

  第25师接到动员北上的命令后,师长关麟征先遣第73旅旅长杜聿明乘快车赴北平,了解日军进犯情况。3月10日上午6时,第25师73旅到达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及龙儿峪阵地,并加紧构筑防御工事。

  然而仅一个小时,日军就察觉到了我军的动静,立刻派飞机前来古北口上空盘旋侦察,后投弹而去。此后每隔一个小时,日军就会派一队飞机前往我军阵地轮流轰炸,整日未曾间断。

  当时我军既没有对空作战的有效武器,又无对空作战的经验,况且古北口长城一带高地都是坚硬的岩石,构筑工事掩蔽极为不易。因此,在敌机低空轰炸下,我军未战之前就已有相当的伤亡。

  

  下午3时,日军见我军被轰炸后屹然不动,遂以炮兵掩护步兵向25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

  11日拂晓,日军开始总攻,以飞机及火炮掩护其主力向我龙儿峪及将军楼阵地攻击。战至10时,第112师的将军楼阵地被突破。日军占领阵地后,即乘胜以主力向第25师龙儿峪阵地发起包围攻击。145团奋力反击,却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

  为了扩大优势,日军又以猛烈的炮火封锁了潮河支流上的交通,甚至将145团于旅部的交通电话,均被截断。

  

  十万火急之时,杜聿明亲率特务连赴右翼前线,指挥第75旅主力夺回将军楼阵地,以支援145团。关麟征则亲率149团夺回潮河支流北岸的高地,可走到山腰,即遭到了日军狙击手狙击。

  在短暂的交火中,关麟征被手榴弹击伤,但仍指挥149团与敌搏斗,双方相继增援,战斗极为惨烈,团长王润波壮烈牺牲。最终,我军将日军击退,占领了高地,并与失联的145团取得了联系。

  

  12日拂晓,日军增加重炮及飞机向我军全面攻击,主力再次指向敌145团。同时,日军以大部兵力向守军右翼延伸包围,防止支援145团。

  正午时分,仅有的电话总机以无线电报均被敌机炸毁,前后方失去的联络,消息不通,后援不继,前方部队各自为战。

  午后2时许,日军已经迂回到古北口东关附近,欲封锁驻扎在关帝庙的司令部。得知消息后,杜聿明仓促离开司令部,到古北口南高地的预备阵地指挥。

  

  直到亲临前线,杜聿明才知道战况是多么的糟糕。一线部队,自右翼起且战且退,已逐渐崩溃,不断有官兵溃散下来。为了保住有生力量,杜聿明即刻下令各部队撤到南天门一线。

  当部队撤至“帽山”山下时,被占领“将军楼”的日军发现。日军即用重炮轰击,并调来飞机反复轰炸和扫射,我军伤亡惨重。不仅如此,大批日军正从北山涌来。

  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7名战士奋力阻击。这7人是145团派出的一个军事哨,任务便是在“帽山”监视日军动向。

  

  就这样,7名战士一边与日军交战,一边看着25师和145团向后撤退。期间,不断有士兵和长官前来要求他们一起撤退,可他们却始终不撤,因为这不是他们长官的命令。

  也许是他们的长官在混乱中忘记了他们,也许是他们的长官已经牺牲了,直到所有部队撤回南天门阵地,这7名战士始终没有后退一步。

  此时,班长把6个弟兄叫到东边岩石后边,冲大家说道:“看来我们团从龙儿峪撤了,咱弟兄7个咋办?”

  班副是个机枪手,平时不太爱说话,他和班长是一个村的,明白班长的意思。短暂的沉默后,班副第一个说:“没命令不能撤!”

  班长转向其余5人,见这5人都点头示意,脸色凝重地说:“没错!我们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没命令不能撤!”

  此时日军汽车队边追击边扫射,越来越靠近帽山了,一场恶战即将开始。

  

  “哒、哒、哒”突如其来的枪声把日军打蒙了,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帽山还会有中国军队抵抗,纷纷从汽车上往下跳。

  刹那间全班一齐开火,有的鬼子脚还没落地就送了命。日军很快就发现枪声来自北边的帽山,一名少佐单膝跪地,东洋刀指向帽山,嘴里狂叫着什么。

  日军边射击边向帽山冲过来,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山脚下,开始向上攀爬。见此情景,班长赶紧招呼大家:“扔手榴弹,炸小鬼子!”

  在一顿狂轰乱炸中,日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关东军少佐很快发现帽山三面都是陡峭岩石,只有东北角可以上山。少佐的东洋刀指向帽山东北角,第二波进攻开始了。

  

  帽山东北角其实也没什么路,要想上山,就得从一块山石跳向另一块山石,最后跳到山顶。在山下机枪的掩护下,日军向帽山东北角扑来。在帽山东北角稍作停留后,就见几名鬼子爬上山石,蹦跳着攻击前进。

  此时,早就憋坏了的班副扣动扳机,轻机枪一阵扫射,完全封锁了道路,几块大山石下面鬼子的尸体七倒八歪。日军少佐这才意识到碰上对手了,于是下令停止攻击。就这样,鬼子的第二次进攻被打退了,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轰、轰、轰”日军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失败的教训,决定直接以强大的火力压制。随着炮声,帽山小山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弹片夹杂着石片横飞,山崩地裂一般。

  炮火刚一停息,日军又向帽山东北角冲来,几挺机枪疯狂地射击,让守军根本无法抬起头。眼看日军越来越近,班副率先探出头,操起机枪猛射,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班副牺牲了,剩余6名战士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了,也不怕子弹了,纷纷探出头来,向日军疯狂的射击。

  

  随着炮声,帽山小山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弹片夹杂着石片横飞,山崩地裂一般。炮火刚一停息,关东军又向帽山东北角冲来。关东军吸取了前两次进攻失败的教训,用几块石头做掩体,几挺歪把子机枪疯狂地射击,密集的弹雨集中在山顶东北角的山石附近。帽山其它三面也遭到密集火力的仰角射击。就这样,日军的第三次进攻被打退了。

  

  三次攻击都失败了,日军少佐不敢贸然进攻了。山上抵抗如此顽强,他估计中国军人至少有百余人,仅靠地面火力看来不够,必须请求师团长调飞机支援。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5架轰炸机飞过长城后,在空中调整好阵型,从东向西依次从帽山上空飞过,在山顶投下炸弹。

  3、4个小时过去了,帽山终于静寂了,7名战士也永远的留在了这里。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他们是25师73旅145团的,只知道他们阻挡了2000余名日军前进长达三四小时之久,并歼敌160余人,伤敌200余人!

  后来,日军第十六旅旅团长亲自下令把这七名战士的尸体合葬在一起,并且竖碑曰:中国七勇士之墓!

  

  古北口之战历时75天,是长城抗战中历时最长、双方兵力投入最多的战役。中国军队以伤亡1.6万余人的代价,毙伤日军6000人以上,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专注抗战英雄故事,传播正能量,以大、小人物视角还原抗战真实场面。

  任何一个中华英雄都值得被铭记!关注我,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