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玄幻]玉尘传之颢瞳(46)

www.zcqhco.com2019-08-17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老板闻言立刻极为热情的说,“杜老板您说多少就是多少,我绝不还口!”

  “您太抬举我了……还是看看这梳子和我的朋友有没有缘吧!”

  此时凌颢走近接过杜隐的手中物,棕褐色琥珀衬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让人有一阵目眩的不真实感,刚刚他只是看看并未上手,现在握在手中静静把玩,但却并不似他人那般观瞧,仿佛通过掌心的皮肤在感受在和它交流,这样的方式让郭老板和杜隐也都微微困惑。就在大家沉默的将目光都汇聚一处时,凌颢忽然深色一变,满眼专注的望向诗瞳,声音柔软如蚕丝一般,“喜欢吗?”

  诗瞳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不管凌颢送什么她都是喜欢的,但是杜隐说这么大的料很难得,想来价格不会低,标价9800元,即便有他的面子也……有点觉得没必要。虽然他一个妖怪生财很容易,但自己从上大学起就自我约束惯了,还是不喜欢乱花钱。

  “挺好看的,但是一个梳子太贵就有点……”

  “告诉我,若送你喜不喜欢?”凌颢不等她说完又增加了一倍的含糖量问到。

  “当然喜欢了!诗瞳我说你是不是也太操心了,贵不贵是他的事,你给他省钱他还有什么动力赚钱,我替你做主了,这梳子要了。”邱佳佳看着诗瞳的样子受不住心急起来,果断的替她做了决定。

  “好,就请郭老板说个价格吧!”凌颢忽然一转身变得没有半点戏谑,毫不闪躲的目光仿佛可以洞察一切,让郭老板不禁心下一震,虽是生意场上的老江湖,但这个人的气场却让他不敢造次,好像说一个字假话都会被他识破。这种紧张感就好像听说了文玩监管局下来人调查一样,生怕有闪失。

  “咳……”郭老板清了清嗓子,“小兄弟咱们虽说是初次见面,但你识货,咱们这行讲究结缘,一是说货卖有缘人,二是因货结交朋友,我觉得咱们以后可以做朋友,所以就不说没用的。这梳子我是赌的原料,赌着了挺便宜,但我这活可是行里有名的人设计加工的,杜老板应该也能猜到出自谁手。因为这么大的料里面难免有杂质,怎么设计很重要,而手法不好的还容易磨瞎了,所以工钱我没少花,这位师傅出手不管多大料都是2000元打底,然后再算克价,特别是这个名章……”郭老板翻过梳子其中一面点到不大起眼的图腾纹末端,经指引看到一个花苞模样的图案,“只要有了这个,懂得人都知道是谁的作品,会越来越值钱。”

  邱佳佳听到也凑过来,“这是什么呀?”因为血珀这一名字的改变,她已经不信郭老板的话,所以仰头问杜隐。

  “行内知名的雕刻师会用自己的专属图案作为名章,只有他觉得满意的作品,或者是有收藏价值觉得可以衬托实力的作品,才会刻上,否则加多少钱都不会同意。做这个梳子的师傅已经50多岁了,他是第三代传人,祖父曾为宫廷所用,在行内很有威望,我相信若果不是受人之托,现在这种小活他老人家应该是不肯接的。”

  “嘿嘿,让您说着了,我二哥和他是高中同学,一个寝室的,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死磨烂打让他答应了,虽然不是血珀没有花,但乾老说了,这是块老料,没虫没叶净到这地步也是难得,玩出来颜色会越来越好看,他当时还想要留下给他的孙女,我没答应。所以真的是有升值空间的物件……这么着,我给你算算我的本钱,加多少你们定。”

  郭老板把收料的价格和工钱报出来后就不做声了。杜隐没有出声,意味着他的话没有太多水分,凌颢笑笑拿回梳子,握在掌心片刻,露出礼貌的笑容说道,“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加一千给您5500元,价格还可以就给我们个好盒子,少了权当是结缘交朋友了,您看如何。”

  郭老板有些吃惊,他说500收来的原石一点不假,但工钱却多说了500,他能看出这个叫凌颢的并不相信,以为多加500也就是天价了,却没想到说出一千,自己在他的注视下竟有点不知如何了。“诶呀杜老板,您看我这是……都是朋友,我这卖谁都是卖,但赚朋友的钱有点不好意思呀!”

  “那您就少赚点呗!”杜隐也很不解,这一群人当中最理性最不被环境影响的就是凌颢,他自然应该知道杜老板的价格有一定的压缩空间,贪心的人可能一分不加,讲究些的加个3百5百也是常理,5500的价格虽然也不算冤大头,但有了他的出面还加这些未免有点高了,虽是一面之缘,但人看多了觉得他并不是那种炫富欠宰的富二代,心下有些不忍,所以用言语敲点了一下。

  “好说好说,杜老板觉得多少就是多少,我这人把钱看的很淡,我先去找个盒子。”

  郭老板进柜台后和众人就有了一些距离,其他人立刻靠过来,率先说话的就是邱佳佳,“他说多少你就信呀!一分钱都不加他也赚。”

  “那可不行,他们也有行规,赚少了是小事,乱了价搅乱市场同行也不愿意……但,你也有点加多了,杜隐,你再给他压压价。”罗斌说到。

  “好。”杜隐答道。

  “不用压了,他并没敢把价格报的太高,你们也进进出出小半天了,这种大小这个价格不低,但也不高,买东西就图个顺当,来来回回磨嘴皮子,以后我家瞳瞳梳头就会想起不愉快的场面。这多好,拿起来就想起老板的笑脸,对不对。”说着宠溺的帮诗瞳梳理了一下头发。

  “对个屁,她只会想到你是怎么败家的,肉疼!”邱佳佳满嘴狠话。

  “要不,你出一半,咱家瞳瞳就不疼了。”

  “我凭什么,你泡妞我出钱,你真当我是你妈了?”

  “我妈从来都是让我自力更生,也没你这么啰嗦,所以想要有我这么优秀的儿子,你可能想得太多。”

  众人被他俩这斗嘴的场面逗得止不住笑,这时郭老板也出来了,托着一只雕花丝绒内芯的木盒,很是精致。

  当凌颢把5500元转帐过去后,郭老板不淡定了,“这这这……,咱们都说是交朋友了怎么还转这些,不行,我给你转回去300……”

  凌颢立刻盖住他的手机,缓缓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吃水别忘打井人,若不是杜隐的讲解我是不会觉得它有价值的。我们不是本地人,以后也难见面,郭老板该深交的朋友还是要在身边的。”

  这话再明白不过,钱不是一个人赚的,郭老板见过太多送礼的套路,看来这是要通过自己给杜隐送钱,看来这杜老板当真是个贵人呀!“您说的是,您好的是,我懂,您放心,我不是那种什么钱都拿的人。”

  “好,那就谢谢了!”凌颢听闻抬起手。

  就在大家陆续出门的时候,郭老板说到,“小兄弟等等,我这年前到了几个不错的车挂,您挑一个就当买一送一了。”说着指向门边挂着的带着丝绦穗子的挂件。

  凌颢揽着诗瞳的肩膀走过去问到,“有喜欢的吗?”

  诗瞳觉得今天自己特别的不真实,他仿佛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凡人,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她扭头看向凌颢,觉得有一点点冲动,情不自禁的说“你挑吧,你喜欢的我就很喜欢。”

  “是吗?”凌颢看到她失神的样子觉得好笑,玩心大起地说道,“我最喜欢你怎么办。”

  96

  焕笙柔燃

  0.3

  2019.08.11 13:10

  字数 2555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老板闻言立刻极为热情的说,“杜老板您说多少就是多少,我绝不还口!”

  “您太抬举我了……还是看看这梳子和我的朋友有没有缘吧!”

  此时凌颢走近接过杜隐的手中物,棕褐色琥珀衬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让人有一阵目眩的不真实感,刚刚他只是看看并未上手,现在握在手中静静把玩,但却并不似他人那般观瞧,仿佛通过掌心的皮肤在感受在和它交流,这样的方式让郭老板和杜隐也都微微困惑。就在大家沉默的将目光都汇聚一处时,凌颢忽然深色一变,满眼专注的望向诗瞳,声音柔软如蚕丝一般,“喜欢吗?”

  诗瞳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不管凌颢送什么她都是喜欢的,但是杜隐说这么大的料很难得,想来价格不会低,标价9800元,即便有他的面子也……有点觉得没必要。虽然他一个妖怪生财很容易,但自己从上大学起就自我约束惯了,还是不喜欢乱花钱。

  “挺好看的,但是一个梳子太贵就有点……”

  “告诉我,若送你喜不喜欢?”凌颢不等她说完又增加了一倍的含糖量问到。

  “当然喜欢了!诗瞳我说你是不是也太操心了,贵不贵是他的事,你给他省钱他还有什么动力赚钱,我替你做主了,这梳子要了。”邱佳佳看着诗瞳的样子受不住心急起来,果断的替她做了决定。

  “好,就请郭老板说个价格吧!”凌颢忽然一转身变得没有半点戏谑,毫不闪躲的目光仿佛可以洞察一切,让郭老板不禁心下一震,虽是生意场上的老江湖,但这个人的气场却让他不敢造次,好像说一个字假话都会被他识破。这种紧张感就好像听说了文玩监管局下来人调查一样,生怕有闪失。

  “咳……”郭老板清了清嗓子,“小兄弟咱们虽说是初次见面,但你识货,咱们这行讲究结缘,一是说货卖有缘人,二是因货结交朋友,我觉得咱们以后可以做朋友,所以就不说没用的。这梳子我是赌的原料,赌着了挺便宜,但我这活可是行里有名的人设计加工的,杜老板应该也能猜到出自谁手。因为这么大的料里面难免有杂质,怎么设计很重要,而手法不好的还容易磨瞎了,所以工钱我没少花,这位师傅出手不管多大料都是2000元打底,然后再算克价,特别是这个名章……”郭老板翻过梳子其中一面点到不大起眼的图腾纹末端,经指引看到一个花苞模样的图案,“只要有了这个,懂得人都知道是谁的作品,会越来越值钱。”

  邱佳佳听到也凑过来,“这是什么呀?”因为血珀这一名字的改变,她已经不信郭老板的话,所以仰头问杜隐。

  “行内知名的雕刻师会用自己的专属图案作为名章,只有他觉得满意的作品,或者是有收藏价值觉得可以衬托实力的作品,才会刻上,否则加多少钱都不会同意。做这个梳子的师傅已经50多岁了,他是第三代传人,祖父曾为宫廷所用,在行内很有威望,我相信若果不是受人之托,现在这种小活他老人家应该是不肯接的。”

  “嘿嘿,让您说着了,我二哥和他是高中同学,一个寝室的,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死磨烂打让他答应了,虽然不是血珀没有花,但乾老说了,这是块老料,没虫没叶净到这地步也是难得,玩出来颜色会越来越好看,他当时还想要留下给他的孙女,我没答应。所以真的是有升值空间的物件……这么着,我给你算算我的本钱,加多少你们定。”

  郭老板把收料的价格和工钱报出来后就不做声了。杜隐没有出声,意味着他的话没有太多水分,凌颢笑笑拿回梳子,握在掌心片刻,露出礼貌的笑容说道,“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加一千给您5500元,价格还可以就给我们个好盒子,少了权当是结缘交朋友了,您看如何。”

  郭老板有些吃惊,他说500收来的原石一点不假,但工钱却多说了500,他能看出这个叫凌颢的并不相信,以为多加500也就是天价了,却没想到说出一千,自己在他的注视下竟有点不知如何了。“诶呀杜老板,您看我这是……都是朋友,我这卖谁都是卖,但赚朋友的钱有点不好意思呀!”

  “那您就少赚点呗!”杜隐也很不解,这一群人当中最理性最不被环境影响的就是凌颢,他自然应该知道杜老板的价格有一定的压缩空间,贪心的人可能一分不加,讲究些的加个3百5百也是常理,5500的价格虽然也不算冤大头,但有了他的出面还加这些未免有点高了,虽是一面之缘,但人看多了觉得他并不是那种炫富欠宰的富二代,心下有些不忍,所以用言语敲点了一下。

  “好说好说,杜老板觉得多少就是多少,我这人把钱看的很淡,我先去找个盒子。”

  郭老板进柜台后和众人就有了一些距离,其他人立刻靠过来,率先说话的就是邱佳佳,“他说多少你就信呀!一分钱都不加他也赚。”

  “那可不行,他们也有行规,赚少了是小事,乱了价搅乱市场同行也不愿意……但,你也有点加多了,杜隐,你再给他压压价。”罗斌说到。

  “好。”杜隐答道。

  “不用压了,他并没敢把价格报的太高,你们也进进出出小半天了,这种大小这个价格不低,但也不高,买东西就图个顺当,来来回回磨嘴皮子,以后我家瞳瞳梳头就会想起不愉快的场面。这多好,拿起来就想起老板的笑脸,对不对。”说着宠溺的帮诗瞳梳理了一下头发。

  “对个屁,她只会想到你是怎么败家的,肉疼!”邱佳佳满嘴狠话。

  “要不,你出一半,咱家瞳瞳就不疼了。”

  “我凭什么,你泡妞我出钱,你真当我是你妈了?”

  “我妈从来都是让我自力更生,也没你这么啰嗦,所以想要有我这么优秀的儿子,你可能想得太多。”

  众人被他俩这斗嘴的场面逗得止不住笑,这时郭老板也出来了,托着一只雕花丝绒内芯的木盒,很是精致。

  当凌颢把5500元转帐过去后,郭老板不淡定了,“这这这……,咱们都说是交朋友了怎么还转这些,不行,我给你转回去300……”

  凌颢立刻盖住他的手机,缓缓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吃水别忘打井人,若不是杜隐的讲解我是不会觉得它有价值的。我们不是本地人,以后也难见面,郭老板该深交的朋友还是要在身边的。”

  这话再明白不过,钱不是一个人赚的,郭老板见过太多送礼的套路,看来这是要通过自己给杜隐送钱,看来这杜老板当真是个贵人呀!“您说的是,您好的是,我懂,您放心,我不是那种什么钱都拿的人。”

  “好,那就谢谢了!”凌颢听闻抬起手。

  就在大家陆续出门的时候,郭老板说到,“小兄弟等等,我这年前到了几个不错的车挂,您挑一个就当买一送一了。”说着指向门边挂着的带着丝绦穗子的挂件。

  凌颢揽着诗瞳的肩膀走过去问到,“有喜欢的吗?”

  诗瞳觉得今天自己特别的不真实,他仿佛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凡人,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她扭头看向凌颢,觉得有一点点冲动,情不自禁的说“你挑吧,你喜欢的我就很喜欢。”

  “是吗?”凌颢看到她失神的样子觉得好笑,玩心大起地说道,“我最喜欢你怎么办。”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老板闻言立刻极为热情的说,“杜老板您说多少就是多少,我绝不还口!”

  “您太抬举我了……还是看看这梳子和我的朋友有没有缘吧!”

  此时凌颢走近接过杜隐的手中物,棕褐色琥珀衬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让人有一阵目眩的不真实感,刚刚他只是看看并未上手,现在握在手中静静把玩,但却并不似他人那般观瞧,仿佛通过掌心的皮肤在感受在和它交流,这样的方式让郭老板和杜隐也都微微困惑。就在大家沉默的将目光都汇聚一处时,凌颢忽然深色一变,满眼专注的望向诗瞳,声音柔软如蚕丝一般,“喜欢吗?”

  诗瞳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不管凌颢送什么她都是喜欢的,但是杜隐说这么大的料很难得,想来价格不会低,标价9800元,即便有他的面子也……有点觉得没必要。虽然他一个妖怪生财很容易,但自己从上大学起就自我约束惯了,还是不喜欢乱花钱。

  “挺好看的,但是一个梳子太贵就有点……”

  “告诉我,若送你喜不喜欢?”凌颢不等她说完又增加了一倍的含糖量问到。

  “当然喜欢了!诗瞳我说你是不是也太操心了,贵不贵是他的事,你给他省钱他还有什么动力赚钱,我替你做主了,这梳子要了。”邱佳佳看着诗瞳的样子受不住心急起来,果断的替她做了决定。

  “好,就请郭老板说个价格吧!”凌颢忽然一转身变得没有半点戏谑,毫不闪躲的目光仿佛可以洞察一切,让郭老板不禁心下一震,虽是生意场上的老江湖,但这个人的气场却让他不敢造次,好像说一个字假话都会被他识破。这种紧张感就好像听说了文玩监管局下来人调查一样,生怕有闪失。

  “咳……”郭老板清了清嗓子,“小兄弟咱们虽说是初次见面,但你识货,咱们这行讲究结缘,一是说货卖有缘人,二是因货结交朋友,我觉得咱们以后可以做朋友,所以就不说没用的。这梳子我是赌的原料,赌着了挺便宜,但我这活可是行里有名的人设计加工的,杜老板应该也能猜到出自谁手。因为这么大的料里面难免有杂质,怎么设计很重要,而手法不好的还容易磨瞎了,所以工钱我没少花,这位师傅出手不管多大料都是2000元打底,然后再算克价,特别是这个名章……”郭老板翻过梳子其中一面点到不大起眼的图腾纹末端,经指引看到一个花苞模样的图案,“只要有了这个,懂得人都知道是谁的作品,会越来越值钱。”

  邱佳佳听到也凑过来,“这是什么呀?”因为血珀这一名字的改变,她已经不信郭老板的话,所以仰头问杜隐。

  “行内知名的雕刻师会用自己的专属图案作为名章,只有他觉得满意的作品,或者是有收藏价值觉得可以衬托实力的作品,才会刻上,否则加多少钱都不会同意。做这个梳子的师傅已经50多岁了,他是第三代传人,祖父曾为宫廷所用,在行内很有威望,我相信若果不是受人之托,现在这种小活他老人家应该是不肯接的。”

  “嘿嘿,让您说着了,我二哥和他是高中同学,一个寝室的,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死磨烂打让他答应了,虽然不是血珀没有花,但乾老说了,这是块老料,没虫没叶净到这地步也是难得,玩出来颜色会越来越好看,他当时还想要留下给他的孙女,我没答应。所以真的是有升值空间的物件……这么着,我给你算算我的本钱,加多少你们定。”

  郭老板把收料的价格和工钱报出来后就不做声了。杜隐没有出声,意味着他的话没有太多水分,凌颢笑笑拿回梳子,握在掌心片刻,露出礼貌的笑容说道,“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加一千给您5500元,价格还可以就给我们个好盒子,少了权当是结缘交朋友了,您看如何。”

  郭老板有些吃惊,他说500收来的原石一点不假,但工钱却多说了500,他能看出这个叫凌颢的并不相信,以为多加500也就是天价了,却没想到说出一千,自己在他的注视下竟有点不知如何了。“诶呀杜老板,您看我这是……都是朋友,我这卖谁都是卖,但赚朋友的钱有点不好意思呀!”

  “那您就少赚点呗!”杜隐也很不解,这一群人当中最理性最不被环境影响的就是凌颢,他自然应该知道杜老板的价格有一定的压缩空间,贪心的人可能一分不加,讲究些的加个3百5百也是常理,5500的价格虽然也不算冤大头,但有了他的出面还加这些未免有点高了,虽是一面之缘,但人看多了觉得他并不是那种炫富欠宰的富二代,心下有些不忍,所以用言语敲点了一下。

  “好说好说,杜老板觉得多少就是多少,我这人把钱看的很淡,我先去找个盒子。”

  郭老板进柜台后和众人就有了一些距离,其他人立刻靠过来,率先说话的就是邱佳佳,“他说多少你就信呀!一分钱都不加他也赚。”

  “那可不行,他们也有行规,赚少了是小事,乱了价搅乱市场同行也不愿意……但,你也有点加多了,杜隐,你再给他压压价。”罗斌说到。

  “好。”杜隐答道。

  “不用压了,他并没敢把价格报的太高,你们也进进出出小半天了,这种大小这个价格不低,但也不高,买东西就图个顺当,来来回回磨嘴皮子,以后我家瞳瞳梳头就会想起不愉快的场面。这多好,拿起来就想起老板的笑脸,对不对。”说着宠溺的帮诗瞳梳理了一下头发。

  “对个屁,她只会想到你是怎么败家的,肉疼!”邱佳佳满嘴狠话。

  “要不,你出一半,咱家瞳瞳就不疼了。”

  “我凭什么,你泡妞我出钱,你真当我是你妈了?”

  “我妈从来都是让我自力更生,也没你这么啰嗦,所以想要有我这么优秀的儿子,你可能想得太多。”

  众人被他俩这斗嘴的场面逗得止不住笑,这时郭老板也出来了,托着一只雕花丝绒内芯的木盒,很是精致。

  当凌颢把5500元转帐过去后,郭老板不淡定了,“这这这……,咱们都说是交朋友了怎么还转这些,不行,我给你转回去300……”

  凌颢立刻盖住他的手机,缓缓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吃水别忘打井人,若不是杜隐的讲解我是不会觉得它有价值的。我们不是本地人,以后也难见面,郭老板该深交的朋友还是要在身边的。”

  这话再明白不过,钱不是一个人赚的,郭老板见过太多送礼的套路,看来这是要通过自己给杜隐送钱,看来这杜老板当真是个贵人呀!“您说的是,您好的是,我懂,您放心,我不是那种什么钱都拿的人。”

  “好,那就谢谢了!”凌颢听闻抬起手。

  就在大家陆续出门的时候,郭老板说到,“小兄弟等等,我这年前到了几个不错的车挂,您挑一个就当买一送一了。”说着指向门边挂着的带着丝绦穗子的挂件。

  凌颢揽着诗瞳的肩膀走过去问到,“有喜欢的吗?”

  诗瞳觉得今天自己特别的不真实,他仿佛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凡人,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她扭头看向凌颢,觉得有一点点冲动,情不自禁的说“你挑吧,你喜欢的我就很喜欢。”

  “是吗?”凌颢看到她失神的样子觉得好笑,玩心大起地说道,“我最喜欢你怎么办。”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