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网址

首页 > 正文

【创意写作第24天】春花与秋菊

www.zcqhco.com2019-07-29
?

  要求:把相互厌恶的两个人一起困在电梯中12小时,会发生什么?

  要说这世界上有谁是李大妈最讨厌的人,不是那个小气吧啦从来不肯便宜一毛钱的猪肉张,也不是那个就爱当楼长天天批评人的赵大爷,虽然他们也都让李大妈不喜,但是她最讨厌的还是王大娘。

  唉,说起这老姐俩的纠葛可就话长了。当她俩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曾因为谁新买了个手绢儿,谁新带了朵头花而不对付。工作后更是因为争先进、争分房而大打出手。听说对方倒霉了,另一方都要大摆筵席呢!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的“交情”越发执着。今天,你给孙子报了个英语一对一;明天,我就能给孙女买个雅马哈。朋友圈里,李大妈刚晒完陪孙子逛迪士尼,王大娘就感慨跟孙女到香港比赛多辛苦。

胡同里,分到宿舍是上下层,旧房拆迁竟然就住对门了。为什么她们还没有互删好友呢?原来,两家小辈都相处的不错,怕老太太一个人住有个闪失,强行安利了微信。她们除了发发语音和照片,删好友、屏蔽朋友圈通通不会。于是只能每天看着仇人不停地晒晒晒,心里诋毁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这天早上,李大妈准备去菜场买菜,一出门正好看到王大娘,想想要和这样一个宿敌呆在电梯里,她真是一秒钟也忍不了。“要不,还是回去等下趟?”她思索着,结果看到王大妈骄傲得像刚生完蛋的老母鸡的表情,她又勇敢地跨出了门,“凭什么要我让着她?狭路相逢勇者胜!”

  正值工作日,电梯中只有她二人。矜持地按下一楼后,李大妈高傲地看着电梯中的广告,王大娘也死死地盯着电梯门,都仿佛只有一个人在乘坐。

  忽然,电梯嘎登一下不动了。安静了有十分钟后,两个静默的雕像开始自救,打报警电话,没信号;按电梯报警按钮,没反应。两个老太太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敲打了一个小时后,依然无果。李大妈累得气喘吁吁,妆也花了,头发也乱了,腿也颤了,为了在敌人面前挺住,愣是不坐下。而王大娘呢,比李大妈还狼狈,她早上不过是想下楼丢个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在闹腾了半天后,两个人终于熬不过年龄,不顾形象地坐了下来,并且开启了沟通模式。

  “你平时不总是晒自己会修电器,会这会那,这回儿,怎么不行啦?”

  “你不也是号称百事通,现在连微信也发不出去,你知道为啥不?”

  “哼。”“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六个小时后,

  “莉莉姥姥,我们不会被困死在这儿吧?”

  “不会,不会,我家莉莉晚上要来练琴,肯定会找我的。”

  八个小时后,虽然电话依旧不通,但是她们已经能够隐约听见大声呼喊的声音了。

  “听见了吗?有人来救咱们啦!”

  “听着了,再喝点水不?幸好我今天带的多。”

  “幸好,幸好,我今天遇见你呀!谢谢啦,秋菊。“

  “谢啥,我这不也是凑巧了嘛。”

  十个小时后,救援仍在继续。

  “唉,你说咱俩,这么多年,怎么就钻了牛角尖了呢?”

  “还不是你,老爱跟我显摆。我是那能忍的人嘛。”

  “嗨,还不是因为大壮哥只喜欢你。”

  “这都是哪的老黄历啦?50年同学聚会时,大壮哥就不在啦!可惜,白叫大壮。”

  “还可恨呢!拿着咱俩打掩护,他却娶了大壮嫂。”

  十二个小时后,俩人把这些年的心结都解开了。

  “我说,春花啊,以后咱俩能不天天像斗鸡样了吗?”

  “怎么不能,你以为我愿意端着,多累啊!”

  “咦,这电梯好像能动了。”

  “是啊,是啊,秋菊,明天跟我一起去跳广场舞吧!”

  “好啊,春花。”空气中弥漫着友情的味道。

  96

  胡喜平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7.25 22:01

  字数 1363

  要求:把相互厌恶的两个人一起困在电梯中12小时,会发生什么?

  要说这世界上有谁是李大妈最讨厌的人,不是那个小气吧啦从来不肯便宜一毛钱的猪肉张,也不是那个就爱当楼长天天批评人的赵大爷,虽然他们也都让李大妈不喜,但是她最讨厌的还是王大娘。

  唉,说起这老姐俩的纠葛可就话长了。当她俩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曾因为谁新买了个手绢儿,谁新带了朵头花而不对付。工作后更是因为争先进、争分房而大打出手。听说对方倒霉了,另一方都要大摆筵席呢!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的“交情”越发执着。今天,你给孙子报了个英语一对一;明天,我就能给孙女买个雅马哈。朋友圈里,李大妈刚晒完陪孙子逛迪士尼,王大娘就感慨跟孙女到香港比赛多辛苦。

胡同里,分到宿舍是上下层,旧房拆迁竟然就住对门了。为什么她们还没有互删好友呢?原来,两家小辈都相处的不错,怕老太太一个人住有个闪失,强行安利了微信。她们除了发发语音和照片,删好友、屏蔽朋友圈通通不会。于是只能每天看着仇人不停地晒晒晒,心里诋毁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这天早上,李大妈准备去菜场买菜,一出门正好看到王大娘,想想要和这样一个宿敌呆在电梯里,她真是一秒钟也忍不了。“要不,还是回去等下趟?”她思索着,结果看到王大妈骄傲得像刚生完蛋的老母鸡的表情,她又勇敢地跨出了门,“凭什么要我让着她?狭路相逢勇者胜!”

  正值工作日,电梯中只有她二人。矜持地按下一楼后,李大妈高傲地看着电梯中的广告,王大娘也死死地盯着电梯门,都仿佛只有一个人在乘坐。

  忽然,电梯嘎登一下不动了。安静了有十分钟后,两个静默的雕像开始自救,打报警电话,没信号;按电梯报警按钮,没反应。两个老太太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敲打了一个小时后,依然无果。李大妈累得气喘吁吁,妆也花了,头发也乱了,腿也颤了,为了在敌人面前挺住,愣是不坐下。而王大娘呢,比李大妈还狼狈,她早上不过是想下楼丢个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在闹腾了半天后,两个人终于熬不过年龄,不顾形象地坐了下来,并且开启了沟通模式。

  “你平时不总是晒自己会修电器,会这会那,这回儿,怎么不行啦?”

  “你不也是号称百事通,现在连微信也发不出去,你知道为啥不?”

  “哼。”“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六个小时后,

  “莉莉姥姥,我们不会被困死在这儿吧?”

  “不会,不会,我家莉莉晚上要来练琴,肯定会找我的。”

  八个小时后,虽然电话依旧不通,但是她们已经能够隐约听见大声呼喊的声音了。

  “听见了吗?有人来救咱们啦!”

  “听着了,再喝点水不?幸好我今天带的多。”

  “幸好,幸好,我今天遇见你呀!谢谢啦,秋菊。“

  “谢啥,我这不也是凑巧了嘛。”

  十个小时后,救援仍在继续。

  “唉,你说咱俩,这么多年,怎么就钻了牛角尖了呢?”

  “还不是你,老爱跟我显摆。我是那能忍的人嘛。”

  “嗨,还不是因为大壮哥只喜欢你。”

  “这都是哪的老黄历啦?50年同学聚会时,大壮哥就不在啦!可惜,白叫大壮。”

  “还可恨呢!拿着咱俩打掩护,他却娶了大壮嫂。”

  十二个小时后,俩人把这些年的心结都解开了。

  “我说,春花啊,以后咱俩能不天天像斗鸡样了吗?”

  “怎么不能,你以为我愿意端着,多累啊!”

  “咦,这电梯好像能动了。”

  “是啊,是啊,秋菊,明天跟我一起去跳广场舞吧!”

  “好啊,春花。”空气中弥漫着友情的味道。

  要求:把相互厌恶的两个人一起困在电梯中12小时,会发生什么?

  要说这世界上有谁是李大妈最讨厌的人,不是那个小气吧啦从来不肯便宜一毛钱的猪肉张,也不是那个就爱当楼长天天批评人的赵大爷,虽然他们也都让李大妈不喜,但是她最讨厌的还是王大娘。

  唉,说起这老姐俩的纠葛可就话长了。当她俩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曾因为谁新买了个手绢儿,谁新带了朵头花而不对付。工作后更是因为争先进、争分房而大打出手。听说对方倒霉了,另一方都要大摆筵席呢!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的“交情”越发执着。今天,你给孙子报了个英语一对一;明天,我就能给孙女买个雅马哈。朋友圈里,李大妈刚晒完陪孙子逛迪士尼,王大娘就感慨跟孙女到香港比赛多辛苦。

胡同里,分到宿舍是上下层,旧房拆迁竟然就住对门了。为什么她们还没有互删好友呢?原来,两家小辈都相处的不错,怕老太太一个人住有个闪失,强行安利了微信。她们除了发发语音和照片,删好友、屏蔽朋友圈通通不会。于是只能每天看着仇人不停地晒晒晒,心里诋毁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这天早上,李大妈准备去菜场买菜,一出门正好看到王大娘,想想要和这样一个宿敌呆在电梯里,她真是一秒钟也忍不了。“要不,还是回去等下趟?”她思索着,结果看到王大妈骄傲得像刚生完蛋的老母鸡的表情,她又勇敢地跨出了门,“凭什么要我让着她?狭路相逢勇者胜!”

  正值工作日,电梯中只有她二人。矜持地按下一楼后,李大妈高傲地看着电梯中的广告,王大娘也死死地盯着电梯门,都仿佛只有一个人在乘坐。

  忽然,电梯嘎登一下不动了。安静了有十分钟后,两个静默的雕像开始自救,打报警电话,没信号;按电梯报警按钮,没反应。两个老太太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敲打了一个小时后,依然无果。李大妈累得气喘吁吁,妆也花了,头发也乱了,腿也颤了,为了在敌人面前挺住,愣是不坐下。而王大娘呢,比李大妈还狼狈,她早上不过是想下楼丢个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在闹腾了半天后,两个人终于熬不过年龄,不顾形象地坐了下来,并且开启了沟通模式。

  “你平时不总是晒自己会修电器,会这会那,这回儿,怎么不行啦?”

  “你不也是号称百事通,现在连微信也发不出去,你知道为啥不?”

  “哼。”“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六个小时后,

  “莉莉姥姥,我们不会被困死在这儿吧?”

  “不会,不会,我家莉莉晚上要来练琴,肯定会找我的。”

  八个小时后,虽然电话依旧不通,但是她们已经能够隐约听见大声呼喊的声音了。

  “听见了吗?有人来救咱们啦!”

  “听着了,再喝点水不?幸好我今天带的多。”

  “幸好,幸好,我今天遇见你呀!谢谢啦,秋菊。“

  “谢啥,我这不也是凑巧了嘛。”

  十个小时后,救援仍在继续。

  “唉,你说咱俩,这么多年,怎么就钻了牛角尖了呢?”

  “还不是你,老爱跟我显摆。我是那能忍的人嘛。”

  “嗨,还不是因为大壮哥只喜欢你。”

  “这都是哪的老黄历啦?50年同学聚会时,大壮哥就不在啦!可惜,白叫大壮。”

  “还可恨呢!拿着咱俩打掩护,他却娶了大壮嫂。”

  十二个小时后,俩人把这些年的心结都解开了。

  “我说,春花啊,以后咱俩能不天天像斗鸡样了吗?”

  “怎么不能,你以为我愿意端着,多累啊!”

  “咦,这电梯好像能动了。”

  “是啊,是啊,秋菊,明天跟我一起去跳广场舞吧!”

  “好啊,春花。”空气中弥漫着友情的味道。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